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伤感日志>>正文

有什么适合朗读的文章节选_你见过最骚的场面有多骚?

短篇美文 阅读:

简介 有什么适合朗读的文章节选_你见过最骚的场面有多骚?...

刚在火车上认识的美女邀请我玩“荒野求生”,没错,就是你想的那种荒野求生!

然后我差点被其他乘客揍了。

【文末有配图】

那一节车厢内,稀稀拉拉坐了十几名乘客。

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和坐在对面的绝色少女唠嗑。

我的穿着朴素得过分,一看就是山里的农村娃,藏青色的的确良衬衣上有好几个补丁,下身是一条不知道什么年代的黑色直筒裤,军绿色的胶鞋,鞋底满是屎黄色的泥巴。

不过,我胜在样貌还蛮俊朗的,长得帅不是吹的。

我名叫‘黄小龙’,的确是从大山里出来的农村娃,正要去浮光媚影的沿海发达城市闯荡一番。

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,青春飞扬鲜活,穿着简单的素色碎花连衣裙,黑色长直发如瀑布般垂在香肩上,没有搽唇膏的樱桃小嘴上,有着一抹天然的嫣红,鹅蛋脸上镶嵌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长长的睫毛不时眨动着,挺俊的瑶鼻,**的樱桃小嘴时而上扬着,形成一抹美丽的笑靥,让人看一眼就会深深沉醉。

“你是去市里打工还是求学啊?”少女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我。

这次少女是趁着暑假,和大学同学们一起去深山里玩‘荒野求生’,不过她玩了几天就感觉特无聊,因此提前买了车票,返回滨海。

火车上挺枯燥的,少女也不介意和坐在对面的我聊聊天,打发时间。

“我啊?”我的脸色变得肃然起来,一本正经的道。“这次我去滨海,可是担负着全村人的希望呢…”

“额?全村人的希望?”少女一脸懵逼。

“对!村里人给我三个任务。”我的表情愈发冷峭严峻,“第一,我要赚钱!我要赚很多很多钱,给村里盖房子,盖学校,修养老院…我要让村里的孩子都能像城里孩子那样读书,学文化学知识……”

一听这话,少女肃然起敬,看向黄小龙的目光也是多了一丝敬佩之意。

“第二,我要讨老婆!村长说城里姑娘都是阳春白雪,漂亮极了,不是山里的村姑能比的!村长让我一定要娶城里姑娘做老婆!”我依旧很严肃。

“噗!!!!!”少女忍俊不禁。

“第三,我要上大学,因为我们村从古至今,还没出过大学生呢!!”我将自己担负的三个使命一一说出。

少女很是善良,鼓励道。“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!嗯嗯,加油!”

“我当然可以成功啊…这三件事对我来说,真是太简单了…”黄小龙理所当然的道。“赚钱,我随意赚个几百几千亿就好;娶老婆,我勉勉强强娶够几十个就行了;读书嘛,读到什么博士硕士,拿个双学位啥的,也能向村里人交差…”

“额!!!”少女满头黑线,对黄小龙的那一丝丝敬佩之意,瞬间瓦解,心想,这人不是开玩笑就是脑子有毛病。

“你质疑我?”黄小龙瞪眼看着少女。“我可没有开玩笑,你要知道,我是全村人的骄傲!”

“咳咳!!我没质疑你…那啥,换个话题吧,你这是第一次离开家乡么?你了解外面的世界么?”少女适时转移话题。

“我小时候去滨海市读过小学啊,不过读到三年级就辍学了而已…还有,你不要以为我和外面的世界脱节了,其实我每个星期都会去县里网吧上网的,你们城里人说的什么‘666’,我都知道是什么意思呢。”黄小龙道。

“这…这个…和你聊天蛮费劲的…”少女有些无语了。心说,这人可真是奇葩啊,一本正经的样子却净说瞎话,该不会真是脑子有毛病吧?

“那你平时在山里都有什么兴趣爱好啊?”少女又问道。

根本就没法交流了嘛!

“你不相信?”黄小龙倒是来劲了。“这样吧,我免费给你看看相…”

“无聊。”少女将脸别开了。

“你的十二命宫都挺好的。要不,你把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诉我,我给你算算。”黄小龙不依不饶的道。

少女的名字很清雅,叫做‘宋雨茹’。

黄小龙老神在在的掐指算了起来,几秒钟之后,他猛然惊叫道。“太好了!”

“我晕,你一惊一乍的干嘛?”宋雨茹被吓了一跳。

“我刚才算过了,我们的八字很合啊!你听我说,我们五行阴阳相配,出生的年月日时都层层相合,我们就是天造地设的鸳鸯蝴蝶命!”

黄小龙眼睛里闪烁出激动的光泽,“你知道鸳鸯蝴蝶命是什么概念么?从命理上讲,所谓鸳鸯蝴蝶命的双方,生日的年月日时都可以相配,天干配天干,地支配地支,也称为天地合。有这种八字组合的情侣会情深如海,一但相识就如胶似漆,不过却是百年难遇。”

“是不是我说得太深奥了你不太懂?那我说简单点,我们的八字合得不能再合,我们的感情好得不能再好,结婚后幸福得不能再幸福,男的旺妻,女的旺夫,反正结婚就好象公司上市一样突然开始幸福的井喷……”

“还有,命里你一定要给我点赞,看到一个好回答,想点赞又嫌麻烦,可以双击屏幕自动点,既能鼓舞答主,又能方便自己下次再看。我用这个办法,已经快速标记了10来个好答案了。”

宋雨茹简直就要崩溃掉了!

没搞错吧?

感情?结婚?

这就谈婚论嫁了?

宝宝根本就不认识你好不好!

“太完美了!没想到我在火车上就能找到人生中的老婆!这简直就是上苍对我的恩赐啊!缘分,缘分啊!”黄小龙双手做祈祷状。

就在这时,旁边隔着走道的座位上,一声冷哼传来。“神棍!小伙子,你消停消停吧,这么欺骗女孩子,你好意思?”

“额!!”黄小龙循声望去,只见隔着走道的座位上,坐了两个中年男子,衣冠楚楚,一望而知就是养尊处优的人物。

训斥黄小龙的,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秃顶男人,脸上有一种病恹恹的死灰之色,但双目却是锐利如鹰隼,颇有点上位者的气势。

秃顶男人身旁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,气势也是不俗的中年男子,一脸蜡黄,连忙低声道。“算了,老洪,不要多管闲事,人家小年轻的交流方式,我们是不懂的。”

“我就看不惯这种装神棍欺骗无知小姑娘的臭小子!”秃顶男人一脸愤懑,对宋雨茹道。“小姑娘,你别听他的。”

黄小龙稍微看了这两个中年男子一眼,然后摇头道。“你们说我是神棍?呵呵,这可是诽谤来着…按照我的脾气,非得教训教训你们,不过呢…算了,我看你们也挺可怜,你们病入膏肓,都快要死了,我何必跟你们计较?”

此言一出,两名中年男子,身体遽震,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,都从对方的眼睛里,看到了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!

听黄小龙说这种口不择言的挑事儿的话,宋雨茹还是有些慌。

虽说宋雨茹只不过是一个大一的女生,社会阅历几乎为零,但她看这两个中年男人的样貌穿着气质,明显不是善茬啊!

恐怕非富即贵!

你说黄小龙吧,一个农村娃,进城务工,得罪了这种人,能有好果子吃?

宋雨茹秉性纯善,赶紧道,“喂,你别瞎说了!你这样诅咒别人是不对的!”

黄小龙嬉皮笑脸的道。“太好了,你都知道疼我了关心我了?我就说嘛,我们是鸳鸯蝴蝶命,彼此会一见钟情,相濡以沫的…”

“我晕!相濡以沫你个头!算了,我懒得管你!”宋雨茹有些厌恶的扫了黄小龙一眼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两名中年男子,出奇的并没有暴走。

“这…这位小兄弟,你…你何出此言?”那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,试探性的问道。

黄小龙若无其事的道。“很简单啊,我看出你们都身患疾病,离死不远了。当然了,你们也可以否认,你们的死活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。”

宋雨茹听到黄小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别人的底线,她心里已经在为黄小龙默哀了。

岂料!

“小兄弟,你…你能看出我们患有重病?这…”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,脸上骤然呈现出一抹近乎谦卑之色,竟是放低姿态道。“小兄弟,你能否说得具体一些?”

“啊?”宋雨茹惊愕不已。

黄小龙都蹬鼻子上脸了,这两个中年男人,居然态度还这么好,这可是太奇怪了啊,难道有什么适合朗读的文章节选,他真的看出什么问题来了?

不是吧,不用任何医疗器械,甚至连把脉都不需要,一眼就能看穿别人患病,这也太神奇了吧?

黄小龙淡淡的看向那两个中年男人,“我先说你吧——”

他对脸色蜡黄的中年男人说道。“你的黄疸很严重。湿热之邪,熏蒸肝胆。你看看你,不仅脸色发黄,就连你的衣领都被染黄了。你近年是不是小便越来越黄,汗水也是黄的?呵呵,我想你应该也去医院看过,治疗的效果是不是很不理想?实话告诉你吧,再这样下去,你活不过一年。”

听完黄小龙的诊断结果,那脸色蜡黄的中年男子,身体如遭雷殛,上身摇晃不定,一脸失魂落魄。

黄小龙所说的每一个字,都是对的!

旁边的宋雨茹也是瞠目结舌,尤其是刚才黄小龙在说出诊断结果的时候,他身上竟然散发出一种近乎权威的气场,整个人都变了样似的,不再惫懒,也不再土里土气,而是有了一种近乎与生俱来的威严。

黄小龙紧接着对另一个中年男子道。“你就更惨了,患有不可逆转的肝硬化,已经晚期了,嘿有什么适合朗读的文章节选,随时都有可能癌变呢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!”那中年男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。

的确,一看就能看到,他的小腹鼓鼓囊囊的,像是怀胎七月的样子,那里面自然就是肝腹水了。

这两个中年男人,这次坐火车去大山深处,就是为了寻找治病的民间偏方,只不过遍寻不获,悻悻返回滨海市。

如今在火车上遇到这么一个神奇的少年,一语道破他们的病症,他们索性就活马当成死马医了。

“小兄弟,您看,我们这病,您有法子给我们治治么?”患有黄疸的中年男子一脸讨好,甚至都对黄小龙用上了‘您’这样的敬语。

“我当然有办法可以治了。而且对于我来说,这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嘛。”黄小龙笑嘻嘻的道。

“吹牛…”宋雨茹一嘟嘴,可爱俏皮,但她明显不相信黄小龙的话。

黄疸和肝硬化晚期,这可都是当今杏林界很棘手的医疗难题。

就算是什么大国手过来,也不敢说轻而易举就能治好吧?

“信不信随便你们咯。”黄小龙不再多说,从身旁的帆布包包里,拿出一个军用水壶,优哉游哉的喝起水来。

“信!信!我们相信您,小兄弟!”两个中年男人异口同声的道。

他们现在的状况,就好像溺水之人,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,怎么舍得轻易放手?

“请小兄弟您出手给我们治治病,小兄弟放心,诊金方面,只要您开口,都没有问题。”患黄疸的中年男子颤声道。

“是这样的…”黄小龙喝完水,收起水壶,慢条斯理的道。“你们刚才诽谤我,我这个人恩怨分明,按照道理来说,我是不会给你们治病的。不过呢,俗话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天我高兴,因为我找到了我的老婆…所以,只要我的老婆开口,我就免费给你们治病。听清楚了,免费。”

说完,黄小龙就不再多言,而是转头看向了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崇山峻岭。

“去你的!什么老婆啊!”宋雨茹满脸羞红,她可是正儿八经的黄花大闺女,就连男朋友都没有,可今天,却是被黄小龙占足了便宜,口口声声叫她‘老婆’。

“姑娘,美女…”两个中年男人赶紧凑到宋雨茹座位边,猫着腰讨好道。“姑娘,你就开一下金口,让你男朋友出手,救救我们吧…”

为了讨好黄小龙,两个中年男人干脆也就昧着良心称黄小龙为宋雨茹的‘男朋友’了。

宋雨茹无语道。“你们搞错没有?他怎么就成我男朋友了?”

"嘿嘿,我现在就要行使男朋友的权利。"

黄小龙萎缩地向宋雨茹伸手,眼看就要摸到了……

……

转载自:微信公众号【故事摩天楼】(已完结)

书名:都市超 凡医 神

原作者:我丑到灵魂深处

注:本文为小说,非真实事件,为了避免对您造成误导,请谨慎甄别

禁止双击图片

Tags: 刘恺威和王鸥公布婚讯 英语优美句子摘抄励志 有什么适合朗读的文章节选

(原创美文网)

上一篇:

社会哲理的签名

下一篇:

南飞的燕子

相关文章